陈禾洋

即将脱离爪机,开学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涉猎广泛(看我的喜欢),兴趣超多;神仙画画,我手残旁观。

  开学前一天重温文豪野犬,截了几张太宰同志的图……以祭奠我已死去的暑假……再见了,世界!再见了,爪机!
                             ——一个苦逼的高一新生

三月春日慢些离去罢。

hk416:

情人节来放个毒   脑洞了谢boss催眠熏染去杀凌院长   不过被凌院长用爱唤醒   谢boss卒  😂   2p当然是虐狗了   治好了的小狮子献给凌院长甜甜的一吻😘


【晗熏】灰色记忆 第五章

梵蘇人:

我觉得这章挺长的。话说我要开学了。现在去报道去,我要说什么你们懂得      
————————————————————————————————————————


      第五章


       李熏然的额头全是冷汗,他抓紧了床单,喘了一会儿,偏头去看谢晗。


       “你给我吃了什么?”


       “你喜欢这个梦吗?”谢晗很固执。


       “精神药物?”李熏然自问自答,算是和谢晗拗上了。


       谢晗对这些充耳不闻,又问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李熏然仍有些惊魂未定,这个梦让他想起了很久前。


       “你知道,我梦见了什么?”他皱起眉头,狐疑地看着谢晗。


       “我当然知道。”谢晗满意了,他双手交叉放在交叠的腿上,“我当然知道。”谢晗又重复一遍,带着笑意,有点得意地看着李熏然。


       “我不信。”李熏然面无表情,只动了动嘴。


       谢晗咧开嘴,露出了牙齿,他起身将椅子又拉近了些。


       “你还记得你刚刚入行的那个案子吗?”


       李熏然的第一个案子?不,并不是。那是李熏然参与的第三个案子,谢晗说得模糊,可偏偏,他听懂了。


       李熏然陷入沉默,果然吗?


       “你调查得还真清楚。”


       “自然,你是我的猎物。”谢晗歪过头看李熏然。


       “看样子李警官的记忆力相当好啊。”


       李熏然没有接他的话茬,他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留下浓黑的阴影。


      谢晗又提起了一个他想忘记的事情。真讨厌啊,这个人。


       “小警官,你知道吗?逃避是没有用的,越是逃避,那些东西就跟得越紧。还不如好好面对,把伤口敞开来。”谢晗的语气很是傲慢。


      “你倒是说得轻巧。”李熏然恨声道。


      “你当我没试过。”谢晗凌厉的眼神直逼李熏然,看得小警官浑身起毛。


       谢晗的童年吗?


       李熏然很在意这个,也是和他参与的第三个案子有关。


       “好好想想。”谢晗起身,高居临下地看着李熏然。又贴心地为他掖好被角,接着就转身离开了。


       李熏然试着动了动手指,还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啊。


       李熏然不自禁地想起了那个案子。


       是一起幼童凌虐案,可以这样概括,显得很轻巧。
       那时李熏然是个刚毕业的愣头青,跟着队长办过两个不大不小的案子,那起虐童案是他接触的第一个大案子。


       是个秋天,初秋。李熏然记得很清楚。


       局里很忙,电话又响了,这是第五对父母的哭诉,他们的孩子不见了,找了很久,都没有,那个母亲哭得讲不清话,男人还稍微镇定点,好歹叙述完整了。
李熏然耐心听完,温柔地告诉他们,人口失踪24小时后立案。那对父母哭得更厉害了,李熏然捧着电话不知所措,还是队长救了场,说马上立案,又细细了解了情况。队长跟李熏然说,这次是个男孩子,八岁,穿了件白衣服,黑裤子。他又说,这件事不一般。


        接下来的几日,李熏然彻底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不一般。第一个孩子的尸体是在局里面发现的,全身没一块好肉,破破烂烂,吓得几个小姑娘失声尖叫。


       队长是个老练的人,凭着一个尸体,大体确定了犯人的据点,大家都很紧张,心里又笑这个人实在自负。
       可李熏然的心惴惴不安。


       秋老虎消停的第一天,围捕行动开始了,地点是个废弃仓库,挺大的,也不知道犯人在哪儿。李熏然和另一名同行分到的是仓库里的5号储存室。一个人守门,一个人守窗户。


       他们踩狗屎运了,正巧是5号。李熏然守着窗户,听到动静后,他立即通报给其余人,大家也纷纷应声。李熏然贴着墙,悄悄向窗户靠近,待他窥得一角时,和一个小姑娘对上眼睛了,小姑娘的处境不比发现的尸体好,李熏然还没来得及动作,小姑娘就死了,没个全尸。血溅在窗户上,仿佛在李熏然脸上。


        他下意识朝着窗户开了一枪,莽撞了。玻璃碎了,掉在地上,他的同行冲了进去,这才发现,犯人共两名,一名还拿着枪,枪又响了,不是李熏然开得,倒下的是他的同行,队里的人赶来的很快,可犯人还是逃了一个,那个开枪的。


        李熏然进了屋,被血腥气熏了一脸,屋子里很乱,横了三具尸体,一个斩首,一个腰斩还有一个是被肢解了。活下来的恰巧是个黑裤子的男孩子,衣服颜色已经看不清。孩子木木的,不说话,像个娃娃。空洞的眼神刺痛了所有人的心。


        另一个人始终没找到,案子只能了了。过了几日,李熏然听说哪个活下来的孩子也死了,死在医院里,原因他就不知道了。


         这是他心里的坎,他始终认为自己太鲁莽,别人怎么安慰都没有,他又怎么会忘记,窗户里面和他对上眼睛的不止那个女孩子呢?


         “你想好了吗?”谢晗的声音再度传来。

好讚好讚,CP感好強。

哑巴悄声:

好配啊!
图片来源微博!
8p更新

保存較好的老臘肉。帥帥的。

二十四小时-官方账号:

【二十四小时】高清大片——队长陈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