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禾洋

爱英文,爱文学,爱中华文化。

我就默默发图不说话。

三月春日慢些离去罢。

咬牙(二)【太阳的后裔 徐大荣x柳时镇】说很长很长都是骗人的

星星眼:

居然写到了二(哆啦A梦惊讶脸
平常都是刷遍各种大大的新文就跑 这第一回在lofter上发文 也不知道我这么一个啃苹果都不能坚持啃完的懒癌末晚期能话痨多久……我是我们校刊主编 一直致力于宣扬社会主义呱呱叫 要是被老大晓得在这YY她男神估计会把我扒光挂旗杆上……你们没看错!这不是小号!初始那俩脑残粉全是我同学!
言归正传 我是真的很爱这对cp 你们仔细看 晋久看我包子的眼神真的很温柔 比看明珠温柔多了哈哈哈


谢谢喜欢这篇文的同学 谢谢评论的宝宝 你们是我填坑路上最美的太阳~~(闰土歌声










    








    柳时镇觉得徐大荣那天的眼神很奇怪。


    明明自己只是打个招呼,徐大荣却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遍,目光没有一丝回应的暖意。他那双眼睛,黑得像片湖。他抿着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豆大的汗珠从他古铜色的皮肤上滚落下来,他没有抬手擦拭,就那么一动不动地蹲在滚烫的沙地上,肌肉绷紧,像头蛰伏的豹子。


    徐大荣看着他,专注得一点也不像看着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更像是看着猎物,或者叛徒,充满想要撕碎的欲念。


    这是黑道的职业病么…柳时镇想着,从单杠上敏捷地一跃而下,迷彩短袖被风掀起,露出一截白皙的腰段。


    远处徐大荣躲在一棵柏树后,一边慢腾腾地用手掌上厚厚的枪茧碾熄只嘬了一口的烟,一边眯起眼欣赏着柳时镇漂亮的腰线。他熬过掌心迟迟的钝痛,看着柳时镇走远。


    又过了几日,不知道什么原因,柳时镇作为尹总长的备选女婿空降的消息突然传得沸沸扬扬。不少人心照不宣地哄笑着,还互相嘲讽彼此没那少奋斗十年的桃花运。每次出操,总有人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柳时镇,更有甚者朝他发出意味不明的嘘声。


    柳时镇没解释什么,依然像往常一样出操训练。只是不再和兵营里的人打闹,也不再神采飞扬地勾着人家的肩膀话痨。柳时镇沉默地独来独往,孩子一样的笑容再也没出现过。


    柳时镇有天照例从练兵场上下来,走进小卖部买可乐。付了帐一转身,几个兵痞嬉笑着朝他围过来,已经有人暗暗窥探着他们的方向。


    “你就是那个叫柳时镇的?”一个嬉皮笑脸的大块头凑过来,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柳时镇的脸。柳时镇面无表情地捏紧了手里的罐子,扭头准备离开。


    突然大块头猛地上前提起了柳时镇的衣领,狠狠地撞向一旁的冰柜。沉闷刺耳的撞击声引来门外许多人的注视,柳时镇捂着剧痛的肩膀,忍不住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


    “妈的,这小白脸还看不起老子,你不就长的娘们兮兮的勾女人吗,你这种货色我这些年不知道操了多少个,还不都在老子身下抽抽嗒嗒地边哭边讨饶……”大块头大声叫嚷着,围观的男人们哄笑起来。柳时镇按着自己的肩膀,在柜台下难受地缩成一团。去年受的伤被崩开,迷彩服晕出一大淌鲜红的血迹。柳时镇颤抖地咬住嘴唇,额头上冒着一层冷汗,蜷缩着身体倒在地上。


   “哟还流血了,不过这疼得难耐的小脸确实有够勾人哪……”大块头调笑着慢慢凑近柳时镇,伸手猥琐地摸着地上的人发白的脸颊,另一只手慢慢掀开他汗湿的训练服,露出白皙光滑的后背。大片奶油般的皮肤在一层薄汗下颤抖,深深的脊沟里淌着滚落的汗水,连腰窝也在布料下若隐若现。


    大块头瞪大了眼睛,低声咒骂了一句,正欲动作,突然被一股狂暴的力道扔向大门,狠狠撞在粗糙的木板上,当即面门扎满木刺,尖利地惨叫起来。


    他又被人从地上单手拎起,抵在门框上动弹不得。然后一记记拳头落下来,木屑与皮肉变成血泥,骨骼在重拳下发出的诡异声响,混合着早已变调的哭嚎和模糊的咒骂,在周围一致的死寂中格外清晰。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空气被血腥味凝结,始终沉默的男人才把手下惨不忍睹的兵痞嫌弃地甩开。


    然后他转过身,用衣服下摆随意地抹了抹手上的血,走向一旁昏迷的柳时镇,弯腰把他扛在肩膀上,大步流星地走出门。突然又回转,屋内众人鸦雀无声,生怕他又忘记修理哪个冒犯过昏迷中尉的傻逼。


    正午刺眼的太阳直直地射在他沾着血迹的脸上,他难受地眯了眯眼,捡起地上一件皱巴巴的外套,抖了抖,盖在柳时镇的头上。


    然后他犹豫了一下,像下定决心似的,淡淡地朝僵硬的众人吩咐了一句:“以后谁再惹他,”他把柳时镇轻轻掂了掂,“我徐大荣就让他知道什么是教训。”


    












用手机打字真是………槽心。喜欢赞一个呗呜呜呜


    


    


    


    



hk416:

情人节来放个毒   脑洞了谢boss催眠熏染去杀凌院长   不过被凌院长用爱唤醒   谢boss卒  😂   2p当然是虐狗了   治好了的小狮子献给凌院长甜甜的一吻😘


【晗熏】灰色记忆 第五章

梵蘇人:

我觉得这章挺长的。话说我要开学了。现在去报道去,我要说什么你们懂得      
————————————————————————————————————————


      第五章


       李熏然的额头全是冷汗,他抓紧了床单,喘了一会儿,偏头去看谢晗。


       “你给我吃了什么?”


       “你喜欢这个梦吗?”谢晗很固执。


       “精神药物?”李熏然自问自答,算是和谢晗拗上了。


       谢晗对这些充耳不闻,又问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李熏然仍有些惊魂未定,这个梦让他想起了很久前。


       “你知道,我梦见了什么?”他皱起眉头,狐疑地看着谢晗。


       “我当然知道。”谢晗满意了,他双手交叉放在交叠的腿上,“我当然知道。”谢晗又重复一遍,带着笑意,有点得意地看着李熏然。


       “我不信。”李熏然面无表情,只动了动嘴。


       谢晗咧开嘴,露出了牙齿,他起身将椅子又拉近了些。


       “你还记得你刚刚入行的那个案子吗?”


       李熏然的第一个案子?不,并不是。那是李熏然参与的第三个案子,谢晗说得模糊,可偏偏,他听懂了。


       李熏然陷入沉默,果然吗?


       “你调查得还真清楚。”


       “自然,你是我的猎物。”谢晗歪过头看李熏然。


       “看样子李警官的记忆力相当好啊。”


       李熏然没有接他的话茬,他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留下浓黑的阴影。


      谢晗又提起了一个他想忘记的事情。真讨厌啊,这个人。


       “小警官,你知道吗?逃避是没有用的,越是逃避,那些东西就跟得越紧。还不如好好面对,把伤口敞开来。”谢晗的语气很是傲慢。


      “你倒是说得轻巧。”李熏然恨声道。


      “你当我没试过。”谢晗凌厉的眼神直逼李熏然,看得小警官浑身起毛。


       谢晗的童年吗?


       李熏然很在意这个,也是和他参与的第三个案子有关。


       “好好想想。”谢晗起身,高居临下地看着李熏然。又贴心地为他掖好被角,接着就转身离开了。


       李熏然试着动了动手指,还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啊。


       李熏然不自禁地想起了那个案子。


       是一起幼童凌虐案,可以这样概括,显得很轻巧。
       那时李熏然是个刚毕业的愣头青,跟着队长办过两个不大不小的案子,那起虐童案是他接触的第一个大案子。


       是个秋天,初秋。李熏然记得很清楚。


       局里很忙,电话又响了,这是第五对父母的哭诉,他们的孩子不见了,找了很久,都没有,那个母亲哭得讲不清话,男人还稍微镇定点,好歹叙述完整了。
李熏然耐心听完,温柔地告诉他们,人口失踪24小时后立案。那对父母哭得更厉害了,李熏然捧着电话不知所措,还是队长救了场,说马上立案,又细细了解了情况。队长跟李熏然说,这次是个男孩子,八岁,穿了件白衣服,黑裤子。他又说,这件事不一般。


        接下来的几日,李熏然彻底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不一般。第一个孩子的尸体是在局里面发现的,全身没一块好肉,破破烂烂,吓得几个小姑娘失声尖叫。


       队长是个老练的人,凭着一个尸体,大体确定了犯人的据点,大家都很紧张,心里又笑这个人实在自负。
       可李熏然的心惴惴不安。


       秋老虎消停的第一天,围捕行动开始了,地点是个废弃仓库,挺大的,也不知道犯人在哪儿。李熏然和另一名同行分到的是仓库里的5号储存室。一个人守门,一个人守窗户。


       他们踩狗屎运了,正巧是5号。李熏然守着窗户,听到动静后,他立即通报给其余人,大家也纷纷应声。李熏然贴着墙,悄悄向窗户靠近,待他窥得一角时,和一个小姑娘对上眼睛了,小姑娘的处境不比发现的尸体好,李熏然还没来得及动作,小姑娘就死了,没个全尸。血溅在窗户上,仿佛在李熏然脸上。


        他下意识朝着窗户开了一枪,莽撞了。玻璃碎了,掉在地上,他的同行冲了进去,这才发现,犯人共两名,一名还拿着枪,枪又响了,不是李熏然开得,倒下的是他的同行,队里的人赶来的很快,可犯人还是逃了一个,那个开枪的。


        李熏然进了屋,被血腥气熏了一脸,屋子里很乱,横了三具尸体,一个斩首,一个腰斩还有一个是被肢解了。活下来的恰巧是个黑裤子的男孩子,衣服颜色已经看不清。孩子木木的,不说话,像个娃娃。空洞的眼神刺痛了所有人的心。


        另一个人始终没找到,案子只能了了。过了几日,李熏然听说哪个活下来的孩子也死了,死在医院里,原因他就不知道了。


         这是他心里的坎,他始终认为自己太鲁莽,别人怎么安慰都没有,他又怎么会忘记,窗户里面和他对上眼睛的不止那个女孩子呢?


         “你想好了吗?”谢晗的声音再度传来。

WenRanmm:

酒是烈的,你是我的。

《优家画报》CAP 一键黑白:)

Photoshop By WenRanm.